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风的博客

愿幸福与你拥抱 送你春天的色彩 祈求快乐时时把你围绕 你的平安 有我虔诚的祷告

 
 
 

日志

 
 

越南终于向中国服软 公开放弃南沙领土要求  

2014-09-17 20:01:19|  分类: 【军事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南常驻联合国代表黎怀忠星期三(2014年7月16日)称,越南愿意考虑与中国合作、在南海共同勘探石油的可能性,但前提是该活动不会破坏该地区国家的主权。

  据他介绍,越南愿意考虑联合行动的可能性,但不应导致破坏该地区其他国家的主权,毕竟除了中国和越南,还有一些国家称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尤其是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文莱。

  对有争议的西沙群岛越南“愿考虑各种可能性”,但不能“针对其他主权领土”这样做。他称,越南愿意邀请中国以及任何其他国际合作伙伴参与石油勘探。

  对于黎怀忠的讲话,国内许多网友只是觉得这是越南向中国服软了,高兴!并不知道这是越南公开宣示其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领土政策的重大调整。

  越南政府在1975年以前是公开承认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1975年越南统一后,越南政府翻脸不认帐,公开宣称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全都是越南领土。注意,越南对西沙、南沙是整体声索,不是部分声索。

  此次黎怀忠讲话表明越南政府在西沙群岛、南沙群岛领土政策上有哪些重大变化呢?

  一.越南今后有可能承认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

  这次 黎怀忠讲话中说,对有争议的西沙群岛越南“愿考虑各种可能性”。这是什么意思?

  我在《西沙群岛、981,越南国际信誉等级很低》一文中说过,从1974年1月西沙海战后,中国就完全控制了西沙群岛,1996年中国政府公布了西沙群岛领海基线,从中国方面讲,西沙群岛是无可争议的中国领土。

  此次981事件发生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越南,明确表态,西沙群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不存在任何争议。表明这是中国的底线,没有谈判协商的余地。所以,对于中国来讲,西沙群岛归属不存在“各种可能性”!

  越南政府自1975年后公开声明西沙群岛(越南称之为黄沙群岛)是越南领土,如果按照以往越南政府的声明,西沙群岛归属对于越南来讲也只有一种可能---归越南,怎么会有“各种可能性”?

  大家想想,黎怀忠说的“各种可能性”包括不包括承认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这种可能?当然包括了!所以,黎怀忠此次讲话,实际上是公开宣布,越南已经考虑今后可以承认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

 

  二.越南放弃整体声索南沙群岛,但不承认中国拥有整个南沙,主张依现状各国瓜分

  此次黎怀忠讲话,谈到在南沙群岛联合开发石油资源时说,越南愿意考虑联合行动的可能性,但不应导致破坏该地区其他国家的主权,毕竟除了中国和越南,还有一些国家称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尤其是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文莱。

  对有争议的西沙群岛越南“愿考虑各种可能性”,但不能“针对其他主权领土”这样做。

  黎怀忠讲话的意思很清楚,西沙群岛只有越南与中国争,现在越南“愿考虑各种可能性”。即我们前面说到的,有可能承认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

  但是,南沙群岛,目前的现状是中国(包括台湾)、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瓜分了南沙群岛,除中国(含台湾)外,越、马、菲、文也都声称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或部分拥有主权)。

  过去,越南政府主张越南对整个南沙群岛(越南称之为长沙群岛)拥有主权,此次黎怀忠讲话明确表明,越南现在已放弃对全部南沙群岛的声索,承认中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在南沙群岛都有主权要求。越南不能单方面在南沙群岛与中国联合开发石油,必须考虑马、菲、文等国的意见。

  越南政府目前的主张实际上就是依照各国目前占领南沙群岛的现状瓜分南沙群岛。我越南放弃对南沙的整体声索,你中国也别再主张拥有全部南沙,大家人人有份,在承认现状的情况下,联合开发。

  三.越南、菲律宾军队南子岛联欢,相互承认对南沙群岛的实际占领

  今年6月8日,在南沙群岛南子岛上,越南驻扎在该岛上的官兵与菲律宾驻扎在南沙群岛北子岛上的官兵首次举行人员交流、联欢活动,旨在建立双方互信和加强双方的合作。

  越南和菲律宾驻扎南子岛和北子岛上的指挥官和双方代表互相分享了有关这两岛海域的守备情况、航海安全情况、灾害预警及下一次交流活动相关内容等信息。双方官兵混合组队进行了体育比赛。

  对于越南、菲律宾军人在南子岛上的联欢交流,当时中国国内普遍认为这是越南、菲律宾联手对抗中国,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是越南乃至菲律宾对于南沙群岛领土政策的重大调整,双方互相承认了对方对南沙岛礁的占领,事实上互相承认了对方拥有“不完整的南沙主权”。越南事实上放弃了对南沙群岛领土主权的整体声索。

 

  四.越南政府南海领土政策的变化对中国的影响

  过去,越南声称拥有全部南沙群岛、西沙群岛领土主权,不仅与中国敌对,而且也与同属东盟的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敌对,现在,越南放弃了对南沙群岛的整体声索,承认包括中国在内的南海相关各国对南沙岛礁的占领,及对南沙群岛的主权要求,这样一来,就把越南自己从南沙争端的漩涡中心解脱出来,把南沙争端的矛盾焦点指向了中国。

  越南考虑放弃虚幻的、根本拿不到手的西沙、南沙整体权益,转而保住自己已经占领的南沙岛礁及附带来的利益,不是现在才开始的。几年前,担任东盟秘书长的越南前副外长就说过,南海领土争议只能通过各方妥协解决。

  现在,越南公开了这一政策,用承认别国(包括中国)对南海岛礁的占领,换取别国承认越南对南沙岛礁占领的合法性。毕竟,越南占据的南沙岛礁最多,有二十八九个。

  五. 越南挑起981事件的目的是什么?

  有网友可能会问,既然越南已经考虑承认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为什么还要挑起981事件呢?

  从种种情况看,今年的西沙群岛981事件,是美国暗中支持,越南前台闹事挑起来的。其目的我认为有以下四点:

  1.配合美国挑战中国南海九段线的合法性,获取美国的支持。九段线与西沙群岛不能完全划等号,即使越南承认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它也不会承认或至少不会完全承认九段线,所以,越南在中国完全掌控的西沙群岛阻挠981号作业,并非要与中国争西沙群岛领土,目的还是在九段线上。

  越南国内媒体谈到981平台作业时有一种说法就是中国981钻井平台在越南的所谓“专属经济区内非法作业”。

  2.阻挠中国单方面在南海九段线内开采石油天然气。西沙群岛是你中国完全控制的,距海南岛只有300多公里,你在这里开采石油我越南都敢阻止,如果你们在距海南岛1000公里以外的南沙开采石油,会是什么结果?

  3. 安抚越南国内对政府的不满。

  4.通过闹事,向中国施加压力,迫使中国在南海领土争议方面向越南做更多让步(比如以西沙换南沙),给越南更多经济上的好处。

  当然,越南政府把事情搞砸了,美国方面只能从幕后跳到台前,美国参议院7月10日通过412号决议,要求中国981号钻井平台撤离西沙群岛。接着,美国高官发表南海三不谈话,企图固化多国瓜分南沙群岛的现实,阻挠中国收复全部南沙。

 

  越南总理要哭了 美国两次证明南沙属于中国

  标题党一下,没有恶意,只是要让全世界都了解:--------越南曾两次公开表示南沙属于中国!

  在刘华清的革命历程中,与海军有着不解之缘:1951年任第一海军学校副校长兼副政委,1954年赴苏联海军指挥学院学习,1955年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1958年后历任海军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旅顺基地司令员、国防部第七研究院院长等职,1966年任海军副参谋长,1982年任海军司令员、海军党委副书记……

  作为一名在海军中任职多年的开国将军,刘华清一直为收复南沙群岛殚精竭虑,祖国最南端的南沙有着他太多的情感与牵挂!

  早在“文革”期间,刘华清就曾向上级领导建议:抓住有利时机,收复南沙。

  1974年,海军领导决定由时任海军副参谋长的刘华清去西沙调研,以解决执行驻防守备任务的问题。经过一个多月的调研,刘华清写出了《关于西沙巡防区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的报告》,得到了中央军委和海军党委的高度赞誉,对西沙群岛的防卫和建设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在西沙群岛调研期间,刘华清也在思考另一个问题:如何尽快收复南沙被侵占的岛礁?

  南沙群岛同西沙群岛、东沙群岛、中沙群岛一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这不仅有大量史料、文献、地图和文物可以证明,而且也为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和广泛的国际舆论所承认。这本来是没有任何异议的。1956年,南越西贡政权派兵侵犯中国南沙群岛。

  当年越南民主共和国(即北越)外交部副部长雍文谦接见中国驻越大使馆临时代办李志民,曾郑重表示:“根据越南方面资料,从历史上看,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属于中国领土。”

  1958年9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表声明,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并且明确指出:“这项规定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领土,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其他属于中国的岛屿。”

  同年9月14日,越南民主共和国总理范文同照会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郑重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承认和赞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1958年9月4日关于领海决定的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尊重这一决定”。1973年9月,南越又非法宣布将南沙群岛中的11个岛屿划归南越管辖。

 

  中国外交部于1974年1月11日提出强烈抗议,而南越却变本加厉,又先后侵占南沙群岛的南子岛、敦谦沙洲、景宏岛、南威岛、安波沙洲等,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

  这时北越和美国的“巴黎和谈”取得明显的进展,越南北方军队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人民武装也在协同作战,南越处于十分被动的境地。可以预见,越南南北方终将实现统一,这将对中国解决南沙问题带来更为复杂的形势。

  基于上述情况,刘华清认为应该抓住当前这个有利机会,尽早解决南沙问题,否则后患无穷。因此,他向海军首长谈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希望向上级反映,早下决心。可是,由于当时国内忙于“文革”,刘华清的意见没有引起重视,一次收复南沙的有利时机被错过了。

  此后,南沙局势日趋复杂。统一后的越南政府出尔反尔,自食其言,背离它原来承认的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立场,声称南沙群岛是越南的领土,并继续扩大侵占南沙群岛的岛屿。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也先后派兵侵占南沙岛礁。时至今日,中国南沙群岛中的绝大部分岛礁已落入他国之手,甚至许多难以落脚的适淹礁,也成为各国继续争夺的对象。

  1982年刘华清调任海军司令员后,派考察船队到南沙考察测量,查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已经占领了南沙许多岛屿,并在海滩岛礁上建起了高脚屋。刘华清越发感到问题严重,于是向中央写出建议报告:应去南沙礁滩,建立高脚屋,立足占领,表明中国在南沙的存在。

  后来,在国际海洋法会议上,中国代表也建议在南沙建立海洋气象预报台。刘华清抓住机会,用口头和书面方式请示军委领导,建议在永暑礁建立台站,得到批准。

  1988年2月,时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的刘华清向当时的一位军委副主席,汇报了南沙的斗争问题和现状。刘华清认为,保卫南沙,主要是海军的任务。近些年,海军多次派出舰艇、飞机前往南沙巡逻、训练。

  1988年上半年,还将应联合国的要求,完成在永暑礁建设海洋观测站的任务。从军事斗争角度来看,我海军兵力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较大优势。不利条件是,我们远离基地,防空、补给和守护岛礁都不容易。

  不过,这些困难是完全可以克服的。刘华清的结论性意见是:为了维护国家海洋权益,无论从当前还是从长远形势看,都需要快速发展海军和空军装备。

 

  据外媒报道,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同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会晤仅仅隔了一天,中国海事局6月19日宣布在南海新添三座钻井平台。在中越、中菲因南海争端僵持不下的敏感时刻,中国“增兵”南海无疑展示出维护南海主权的坚定决心。有评论称,中国在南海问题坚决不让步不仅出于对南海重要战略地位的考虑,更是要为中国对南海经济资源的开发保驾护航。

  过去几年,中国大型央企和国企在深海钻井平台的研发和制造上投入巨大,其背后的政策意图明显,今后预计会有大量钻进平台进入南海,这一切布局都需要以安全为基本前提,为此,中方的态度只会越来越强硬,南海“981”只是中国布局南海战略的第一站。

  “981”仅是中共南海战略第一子

  此次披露的钻井平台分别是“南海四号”、“南海二号”以及“南海五号”,将在6月13日至8月12日期间在南海相关水域进行钻井作业,并要求各国航船远离各平台1海里以外通过。此举再度引发越方不满,美媒体6月19日报道称,当天有几十人在河内市中心的一个公园进行反华示威,被越南当局驱散,并带走至少两名示威者。

  另据越南媒体6月19日报道,中方不顾越方抗议,继“981”后,又正将另一个钻井平台移往越南近海。文章称,虽然不知何时,但“南海九号”看来就将部署在北部湾附近。

  南海“981”只是中国布局南海的第一颗棋子,未来会有更多中国制造的深水钻井平台开进南海,中共在南海长期布局的冰山一角开始显露。中国装备制造业在过去几年中,以中国重工、中国船舶等为代表的央企和国企在海工设备领域上进行了巨大的投入。

  据不完全统计,中海油、大连重工、青岛武船重工、中集来福士、振华重工以及民企熔盛重工,都吹响了进军深水钻井平台的号角,在技术和产能上双双取得突破,这一切都为中国开发南海战略奠定了基础。要把这些战略布局变成现实,中共必须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得更为强势。

  这一点与中共在发展海军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并相辅相成。正是因为在造船业上积累了庞大的产能和技术实力,才有了如今如下饺子一般的军舰下水,中国海军的整体实力才能够取得大幅提升。而海军实力的提升,又为中国提升在南海的影响力奠定了基础,进而让此前在海工设备领域的布局更有变现的可能。

  未来必然会有大批中国的深水钻井平台开进南海。此前,这一切都被“制造升级”、“造船产能转移”、“出口导向”等名义所掩盖,直至中越在“981”平台上起冲突才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钻井平台“增兵”粉碎服软猜测

  恰逢杨洁篪破冰访越之际,中国突然抛出此重磅炸弹,让此前外界对中国可能“服软”的猜测瞬间击得粉碎。日本《外交家》杂志日前指出,如中方同意撤走钻井平台,在国内将被视为一种退让,与此同时,越南政府已决定在中国架设钻井平台这件事上划出红线,这或许会成为压倒越南专属经济区的最后一根稻草。而杨洁篪的河内之行也只是进一步的划了道北京的底线。

  中越因“981”钻井平台爆发的冲突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两国南海持续对峙,丝毫没有缓和的趋势。而中越对峙以来,中国对越南的态度一直都比较强硬。中国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周边出现任何动荡,对挑衅保持了高度克制,但在根本原则问题上中国不应也不会退让。中国军方更是密集表达强硬姿态,总参谋长房峰辉誓言“西沙钻井一定要打成”、“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则强调在领土海权问题上“绝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前车之鉴”更坚定了中国对越南问题的强硬态度。长期以来,中国试图以忍让、安抚达到该目的,但并不成功。如上世纪90年代中海油与美国克里斯通签订合作开发合同,中国勘探船在南沙“万安北-21”区块开始勘探,先是遭到越南抗议,后电缆、管道等设备遭到破坏。出于大局考虑,中国主动撤离。

  但越南后来却不顾中方反对,与西方石油公司继续在该海域合作开采油气。事实证明,当年未采取针锋相对的反制,忍让和克制不仅造成主权和资源权益被侵犯,还引发越南现在对钻井平台的无理干涉。

  中海油“981”钻井平台在西沙群岛附近中国毗连区进行正常钻井勘探作业,越南方面又调集大量船只干扰、冲撞中国在钻井平台周边警戒的船只,企图迫使中国将钻井平台撤出西沙海域,重演当年万安滩这一幕。越南一方面要求中国单方面不采取任何激化矛盾的行动,以维持现状同时,自己却加强单方面行动不断捞取实惠。

  就在杨洁篪动身访越的前一天,越南油气集团宣布已同俄罗斯一家公司签署协议,双方将在越南芽庄外海富庆盆地的125号、126号两个区块展开联合勘探作业。无独有偶,越南油气集团最近还与在越南外海开展项目的一些国际石油公司举行会晤,埃克森美孚、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等都表示愿在此继续开展作业。

 

  欲夺回对南海资源的控制权

  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坚决不让步不仅因为南海重要的战略地位,更重要的是为中国对南海经济的开发保驾护航。数据显示,中国对外贸易物流90%通过海路运输,南海与周边海域是中国建设海洋强国的重要支撑点,中国在这些海域不仅要有安全保障力量,还要进行海洋经济开发。

  南海,素有“第二波斯湾”之称,是中国四大海域中最大、最深、自然资源最为丰富的海区。在中国海域油气总资源中,南海中南部油气当量地质资源量占53%,可采资源量占66%,若被他国掠夺,中国海域将失去约2/3的可采油气资源。

  早在2,500年前古希腊学者就曾预言:“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一切。”自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南海的资源战略意义被肯定以来,这片空虚的战略要地迅速被周边其他国家抢夺。越南与中国在南海的权益争夺最为激烈。越南1977年公布的其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进入中国传统海疆线内达100多万平方公里。

  目前,越南已经在南海划定185个区块,很大一部分区块属于中国的西沙、南沙海域。“越南在南海开采的油气资源产值,保守说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9%以上,也有数据说占30%。”中国海监官员说。越南也成为了南海争端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马来西亚是在南海开采油气资源最多的国家。中国海监官员称,马来西亚在南海开采的石油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以上,拥有油气钻井最多。而且,马来西亚出口石油的70%来自于中国南海传统海疆线内。菲律宾是在南海“动手”最早的国家,1946年便盯上南沙群岛。

  普遍认为,菲律宾就是为了石油才显得如此迫不及待。因为,在南海周边国家中,菲律宾面临的能源供应问题最为严重,其石油总需求量的95%依靠进口。1976年,菲律宾开始对外进行南海油气勘探开发招标。

  相比之下,中国对南海油气资源的开发进展缓慢许多。这是由于上世纪70年代以前,中国没有技术能力开采,有了技术之后,中国考虑到严峻的国际形势,采取了克制的态度。

  不过,近年来,中国大型国企和央企,已经开始大量储备技术和设备,进军深海钻井平台,并且形成巨大产能,这可以认为是中共最高层在南海战略上的长期安排,而未来还会有大量的深水钻井平台在南海出现,这要求中国在政治外交层面持续给相关国家以压力。可以预见,中国在南海的强硬和军事设施的修建不会停止,如今的中越对峙似乎只是一个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